柴纳·米耶维《伪伦敦》:处处有惊奇《伪伦敦》的开头与一般的青少年奇幻小说,比如《饥饿游戏》、《暮光》并无太大不同。平凡的少女突然成为命定之人,要打败坏蛋,拯救世界。但《伪伦敦》与一般青少年奇幻小说的共同点,恐怕也就只有这开头(或许也可以算上平实易懂的语言)。之后的故事,虽然大体上遵循了这类小说的情节发展方式,却在很多地方充满着颠覆的意味。比如,这故事真正的主人公,并不是‘被选中’的命定英雄,而是英雄的跟班。也就是说,这其实是一个没有蝙蝠侠的罗宾的故事。再比如,此类小说必备的进阶打怪式主人公成长模式,被拆解成了嘲讽的对象。但《伪伦敦》吸引人的重点也不在于此。它最让人惊喜的地方,就是里面层出不穷的奇思妙想。作为伦敦影子存在的‘伪伦敦’并不是新鲜的想法,尼尔·盖满
近未来(Near Future)是西方科幻的一种分类,相对于远科幻(Far Future)而言。当然这只是约定俗称的模糊的分类,就像软科幻硬科幻一样。目前比较常见的对近未来科幻的定义是: “发生在现代或未来几十年内,其科学原理已为读者熟悉并且其技术已经在应用或在发展中。” 另外作家 Charles Stross 的定义有所不同,但我认为也说得很好:“近未来科幻并不是指发生在未来N年内的科幻小说,它指的是与读者的生活相关的科幻小说:如果我们不会因疾病和衰老而死,我们就会活到近未来科幻所描述的时代。它传递给读者的理念是——这就是你要面对的未来。因此,近未来科幻基本上都是反乌托邦的,因为乌托邦尽善尽美难以企及,而好的近未来科幻则描述现实。” 总结来说,近未来科幻的几个要点是:基于现实,与读者的生活息息相关,在技术上已
1。Person of Interest《疑犯追踪》第二季目前的最爱,而且我估计只要这剧一直拍下去,一直保持这个演员配置和编导水平,将一直是我的最爱之一。前一部能让我啃生肉的剧还是好几年前的《神秘博士》。不过我发现以前大多在看英剧、看神秘博士时练就的啃生肉无压力到美剧这里已经不管用了,何况特工叔总是压着嗓音说话。POI最吸引我的有几点:软科幻设定。我习惯叫成近未来软科幻,而且这种大数据处理也是如今信息技术的热点。不过剧集中的The Machine其实近乎于《终极者》里面的天网,已经有了自我意识和人类的思维能力。双男主关系。POI完全是大叔控的福音和良心,两位主演年龄加起来已超三位数。也正因为年龄的关系,两人的关系更含蓄更隽永。不过第二季编剧都跟打了鸡血一样节操掉满地啊。有趣的剧情。虽然是预测犯罪,但因为技
话说我有一度以为blogchina已经死掉了,既然又能登陆。我就继续更新吧。就是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在看。以及在不能登陆的时候,我写的东西都在微博和轻博客上。
天空里漂浮着飞艇,王室的珠宝室有激光防护。这样的《三个火枪手》你看过吗?这一定是发生在《神秘博士》第二季《赛博人崛起》那个充满飞艇的平行世界里的故事。既然已经被如此大刀阔斧异想天开地改编,再纠结电影如何如何背离原著就没意思了。《三个火枪手》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就是讲四个火枪手如何帮助法国国王挫败了红衣主教黎塞留的阴谋。这个阴谋呢,就是当着国王的面,揭露王后与英国白金汉公爵私通。怎么揭露呢,就是把国王赠送给王后的钻石项链偷走,嫁祸给白金汉。好吧,大仲马在小说里把这个阴谋描述得绘声绘色,但是被我加工一遍之后就变得透着一股子弱智劲头。而这一版电影,若以这种弱智劲头来看,反而会很合适哦。电影对三个火枪手的塑造还是比较符合原著的,老派的法国骑士嘛,大抵如此。达达尼昂是
这是按照《世界著名建筑群》截图画的水彩,改了背景、色调、一些建筑结构。 图片地址[1]
《鹰狼传奇》还是我小学时候看的电影,记忆中也是在《正大剧场》看的。那时《正大剧场》每周都会播出一集外国电视剧或外国电影,比如《侠胆雄狮》、《金玫瑰洞》什么的。也就是那个时候,很多跟我一样的小孩开始喜欢上了外国影视剧,直至今日。所以,那真的是非常美好的记忆。《鹰狼传奇》是1985年的电影,放到现在一定会冠以‘魔幻大片’的称呼,但那时候好像是被归在浪漫童话类的。从情节、节奏、桥段等等方面来看,《鹰狼传奇》比起现在很多烂大街的魔幻大片要更好,虽然特技和打斗场面寒碜得掉渣,但并不妨碍观众欣赏片中的浪漫情调和带着八十年代气息的又二又萌的幽默感。故事背景是中世纪,少年扒手加斯东从下水道逃出城堡的监狱,在逃跑途中被一位金发碧眼高大英俊身着黑衣骑着黑马带着猎鹰的骑士所救(咦,怎
【观影记】生命之树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听说这电影不太好理解,尤其是中间那一大段从宇宙大爆炸开始的跟纪录片一样的生命发展史。但我看了之后觉得,这电影其实非常好理解。理解这电影的关键点,一是这段生命发展史纪录片,二是影片开头的《约伯记》字幕。这两者看起来毫无关系,而这二者似乎与影片主体的少年成长也没太大关系。但其实并非如此,而在我看来,影片的价值正在于此。《约伯记》说的是什么呢?是一个爱上帝的人所受的苦难。在现代神学的语境里,约伯所面对的处境隐喻的正是整个人类所面对的处境:为什么人生充满苦难?为什么人类如此脆弱?影片里的主人公们经常会问:‘你听见我了么?为什么我要受苦?’其实这些都是约伯问题的重复。这里的‘你’,并不一定就是指上帝。这个词无非是提供了一个超验的对象,一个舍斯托夫所说的可以哭号的对象。
将这三部纪录片放在一起是因为其主持人都是Andrew Graham-Dixon,创作团队也都一样,因此有着统一的风格。实际上这个系列最近又拍摄了《意大利艺术》和《美国艺术》。Graham-Dixon 本人是艺术评论家和艺术史学家,在这三部纪录片中,他丝毫不避讳自己的艺术批评倾向。对于看惯了那些剔除了意识形态的、四平八稳的纪录片的观众来说,他的主持风格有时候会显得有点儿不那么舒服。不过我认为这也正是这一系列纪录片的优点。它不是泛泛地把一个国家历史上的著名艺术品摆在你眼前,然后再奉上一大堆溢美之词,或者谈论那艺术品背后的轶闻八卦。它探究的是一个国家的历史、文化与其艺术之间的关系。为什么这样的艺术会在这个地点、这个时期出现?艺术又如何影响了这个国家的人?而正是这种“为什么”问题的提出,使得这系列纪录片中,
【观影记】生命之树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听说这电影不太好理解,尤其是中间那一大段从宇宙大爆炸开始的跟纪录片一样的生命发展史。但我看了之后觉得,这电影其实非常好理解。理解这电影的关键点,一是这段生命发展史纪录片,二是影片开头的《约伯记》字幕。这两者看起来毫无关系,而这二者似乎与影片主体的少年成长也没太大关系。但其实并非如此,而在我看来,影片的价值正在于此。《约伯记》说的是什么呢?是一个爱上帝的人所受的苦难。在现代神学的语境里,约伯所面对的处境隐喻的正是整个人类所面对的处境:为什么人生充满苦难?为什么人类如此脆弱?影片里的主人公们经常会问:‘你听见我了么?为什么我要受苦?’其实这些都是约伯问题的重复。影片主体故事情节呈现给观众的,无非是生活的常态:琐事、烦恼、争吵、意外的死亡、事业失败或成功等等等等。

bluevelve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