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被视而不见的阶层问题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现在很少有人谈论阶层问题,或许是因为阶层与阶级太相似,谈论它会被认为不利于社会和谐;或许是因为人人都对它太敏感了,害怕发现自己不属于自己所期待的阶层,于是最好还是少说为妙;或许是因为人们认为阶层问题与其他的社会问题相比,实在太微不足道。更可能的是,人们认为社会主义不应该存在阶层问题。

那种以为社会主义不存在阶层问题的人,显然要么是瞎子,要么是中了绝对平均主义的毒。实际上,阶层并不是阶级,它并不指向资本,它其实指向的是生活方式。它包括方方面面,言谈举止,穿衣戴帽,看什么书,听什么音乐等等等等。换言之,阶级属性也许要查看家底或帐户,阶层属性则体现在生活中,更明显而易感知。也许可以消灭阶级,但消灭阶层是不可能的,因为不管在什么样的社会制度下,总会有一群人比另一群人受过更好的教育、学习过更多的知识、举止更为得体、格调更为高雅、也更有趣。

在明确了阶层存在的必然性后,就可以回头看看阶层问题对社会生活的重要性了。每个社会都可以大体分为三个阶层:下层、中层、上层,这三个阶层之内各自又可以细分。不同阶层的生活方式各不相同。(此处的下层、上层只是名词,不包含感情因素,没有褒贬含义。)但不论怎样划分,总体上说,每一个处于更低等级的人都渴望进入更高的等级:下层想成为中层,中层也想成为上层。极少有人自甘下降到更低的阶层。

中国社会的阶层结构大体是一个被压得很扁的金字塔结构:上层中的上层,即顶层极少,几乎没有;稍微低一些的上层也很稀少;中层,也就是中产阶级,数量也不大;人数最多的是下层。不要被北上广深等大城市遮住眼睛,中国还远不是一个中产阶级占据主流的社会。

广大的下层人们正向成为中产阶级而奋斗,虽然‘小资’这个词基本已是贬义词,但仔细想想,下层人们所憧憬的生活,无不具有小资的特征,即使他们并不说这个词。而此时的中层,却在想方设法摆脱‘小资’的烙印,向上层靠拢。而无论是下层也好中层也罢,他们的行为可以总结为一个词,它正是这个社会中大多数人生活与工作的动力——向上爬。

这种向上爬的渴望,带来了种种社会现象。这种渴望本身并非错误,对更高等级生活的向往是人之常情,其中的关键在于,如何获得这种生活。显然,社会中的大多数人都认为,往更高处爬是有捷径的,这个捷径就是金钱。似乎只要赚到了足够多的钱,就可以用其来模仿高等阶层的生活方式,似乎只需金钱便可轻易填平出身、教育、经验等等带来的阶层鸿沟,全然不知这种捷径只是一种社会神话。

我们不是经常看到这种人吗:身家万贯,言谈举止却粗俗不堪或寡淡无味。再比如所谓凤凰男,正是以金钱换取阶层地位失败的典型。

困扰这个社会的种种焦虑症,其根本与其说是对金钱的焦虑,倒不如说是对阶层地位的焦虑,否则就很难解释为什么很多有钱人也患上焦虑症,时刻担心自己的对外形象几乎到了强迫症的地步。这种病症的核心在于,每一个并非最顶层的人都悲哀地发现,很可能自己耗费一生,竭尽全力模仿,也爬不上阶层等级中更高的位子。他们既担心自己爬不上去,开始怀疑人生,同时又对低于自己阶层的人充满鄙夷,并害怕自己某一天突然下跌到这些人的地步。而这种神经功能失调又造成了弥漫全社会的嫉妒心和红眼病,那些印刷精美、塞满广告、又厚又沉的时尚杂志,正是给这些人看的,以起到安抚他们心灵的作用。

我认为搞清楚了阶层问题,有很多社会现象就会得到更合理的解释。只是在一片和谐之声中,这恐怕并不容易。

<< 【观影记】忧郁症 / 水彩临摹,唐纳德·帕特森《弯曲的...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bluevelve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