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自从小布什当上美国总统,美国的精英们就开始反思,为什么民主政治会选出这样的领导人呢?反思的结果是,选民是非理性的,非常容易受到电视、网络的利用而做出非理性的选择。换句话说,普通民众根本就不可靠,不仅非理性,还容易动感情,容易被骗。

这个研究成果我觉得没什么奇怪的,我感到奇怪的是,这种结论居然还需要研究,好多年前奥尔特加·加塞特已经在《大众的反叛》里面说得很清楚了。其实,在人类历史的绝大部分时间里,普通民众不过就是这个样子,但为什么直到最近,他们的非理性力量才如此强大地影响了社会文化呢?

有一种社会研究方法,以技术和文化的关系来考察人类社会。加塞特把人类历史分成三个时代:机运技术时代、工匠技术时代、技师技术时代,刘易斯·芒福德的分段法是:前技术时代、旧技术时代、新技术时代。

而《技术垄断》的作者尼尔·波兹曼也将人类文化分成三种类型:工具使用文化,技术统治文化,技术垄断文化。而本书的主题就是讲述技术垄断文化的产生、特征和对人类文化生活的影响。

从技术与文化的关系角度来看,工具使用文化是文化统治技术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里,技术并不被认为是独立自主的,技术受到社会体制或宗教体制的管束,17世纪以前,世界上所有的文化都是工具使用文化。

技术统治文化是技术开始攻击文化的社会,技术把文化置于从属地位,甚至羞辱文化,但在这个社会里,技术还并没有完全摧毁社会的传统和符号世界的传统。在机械时钟、印刷机、望远镜发明之后,西方世界便进入了技术统治文化。

而技术垄断文化,是一切形式的文化生活都臣服于技艺和技术的统治的时代,传统世界随之消失,技术垄断重新定义宗教、艺术、家庭、政治、历史、真理、隐私、智能的意义,使这些定义符合它新的要求。20世纪之后的世界,就是一个逐渐被技术垄断的世界。

这种对文化的分类有何意义呢?尼尔·波兹曼试图回答的正是开始的问题:为什么在经历了几千年秩序井然的精神世界(宗教和传统管理着人类的精神世界)之后,在经历了几个世纪的理性启蒙之后,占据当今人类精神生活中心的,却是非理性的混乱的声音。

而波兹曼得出的答案是:因为人类对技术的滥用,使其不仅统治了我们的物质生活,甚至开始统治我们的精神生活。那些曾经赋予我们生活以叙事性意义的宗教世界与传统世界在技术面前节节败退,最终只能被碎片化和庸俗化。文化被迫到技术里去寻求权威,到技术里得到满足,接受技术的指导。

技术垄断的结果就是,人是机器,只有当我们像机器一样工作时才处于最佳状态,而我们应该把一切事务都交给机器处理。于是,远不如机器敏捷、准确的人类判断力和主体性受到质疑。而人类得天独厚的关照全局的能力、看到事物涉及心理、情感和道德层面的能力,在技术垄断文化中统统贬值。

可悲的是,把人当作消费的工作机器的观念似乎正深入人心,越来越多的人已经不再意识到文化并不是与之俱来的需要呵护的东西,也不再意识到技术的起源和结果,越来越多的人只能意识到技术所提供的方便设施并成为技术安抚的对象。

尽管波兹曼在本书最后一章提供了如何抵抗技术垄断社会的方法(主要是教育方法),但就我个人感觉,这种在中小学开设语义学和比较宗教学等等诸如此类的教育方法过于理想化了。所以不如老老实实地承认,我们不过就是一些傻呵呵懒于动脑的人类而已,我们所需要的不过就是方便的地上天堂,至于内心隐隐地对意义世界的渴望,我们可以努力不去想它。

最后,出个思考题:

请思考,我国目前属于哪种文化阶段呢?

提示:技术垄断文化的几个特征,官僚主义、唯科学主义、对统计学的偏爱。

<< 【游戏】神秘传说3:美女与野兽 / 【游戏】千门之家:家庭秘密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bluevelve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